首页
中国图书馆网

怀疑自己有人格障碍的男生

来源:腾讯 | 时间: 2017-04-24 22:54:29    

导读:怀疑自己有人格障碍的男生如何帮助学生消除消极暗示这天,我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心理咨询室时,七年级男生小宇已经在门口踱步等我了。从来回踱步的表现来看,他可能真有几分焦躁。我迅速地招呼他落座。刚坐下他便急迫地问:“老师我会有人格障碍吗?”我试着稳定他急躁的情绪:“我们慢慢说,老师和同学都是怎么说你的?”“他们就说你是不是人格有问题啊,人格障碍!”“什么是人格啊?”“说不清楚。”“那你怎么认为自己有人格障

怀疑自己有人格障碍的男生——如何帮助学生消除消极暗示

怀疑自己有人格障碍的男生

这天,我上完最后一节课回到心理咨询室时,七年级男生小宇已经在门口踱步等我了。从来回踱步的表现来看,他可能真有几分焦躁。我迅速地招呼他落座。

刚坐下他便急迫地问:“老师我会有人格障碍吗?”

我试着稳定他急躁的情绪:“我们慢慢说,老师和同学都是怎么说你的?”

“他们就说你是不是人格有问题啊,人格障碍!”

“什么是人格啊?”

“说不清楚。”

“那你怎么认为自己有人格障碍呢?”

“因为老师和同学都说我了,我就在网上查了下,觉得确实如此,自己在人格方面的确有问题。”

这么小的年纪一本正经地谈到人格,我很好奇他是怎么理解人格和人格障碍的:“网上都怎么说的呀?能和我讲一讲吗?”

他翻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应该是他经常会拿出来看的纸,开始念网上对“人格”和“人格障碍”的解释。

“这上面讲得挺抽象、概括,你能理解吗?”我问他。

“马马虎虎吧,就是觉得我自己平时的表现不太正常,老师和同学才会这么说。”

“你能举例说说自己有哪些不太正常的表现吗?”

“有时我比较容易冲动,比如,有同学不小心踩了我一脚,哪怕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我也会狠狠地踩回去,搞得大家都不开心,事后我又会觉得有歉意。再比如,当老师批评我的时候,就会忍不住顶撞老师,事后又会觉得不应该,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总之,按老师和同学的说法,我情绪太容易失控,动不动就顶撞他人,把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搞砸。老师,您说我是不是有人格障碍啊,我该怎么办呀?”

“那根据你的观察,你觉得自己班级上没有人格障碍的同学是怎样表现的?”“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他很善良,平时会主动帮助身边的同学;他脾气温和,几乎看不到他生气的样子,对同学、老师都和和气气,面露微笑。”

“哦,就是不会情绪化,情绪比较稳定,对人友好,是吧?也就是说,你认为自己太容易情绪化,容易冲别人发脾气甚至惹恼别人,这就是人格障碍?”

他的眼神很期待我给他答案,但我告诉小宇,这并不是所谓的人格障碍。

根据临床诊断标准,人格障碍在儿童或青少年时出现,并长期持续发展至成年或终生,指明显偏离正常且根深蒂固的行为方式,具有适应不良的性质。“你的行为显然是不能诊断为人格障碍的。”我的话音刚落,他便如释重负。但是从他的表述来看,还是要重视。他情绪易变,反应强烈,可能存在情绪及行为方面的心理问题,若任由发展,则容易演变成人格缺陷,甚至人格障碍。

我分析,小宇目前的暴躁情绪和不良行为,应该与他的遗传特质及父母的教养方式、从小的成长环境有关。

小宇告诉我,他们家共有五个人,一家人与爷爷奶奶同住。这种“221式家庭”是中国目前典型的家庭模式,祖辈对孩子的生活,往往是事无巨细地包办,过分关心导致溺爱。在这样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在生活中缺乏克服困难的勇气,容易养成以自我为中心、任性等不良习性。经了解小宇在家基本上都是爷爷奶奶照顾他生活起居,很多事情都由他们替代完成。

我很好奇,小宇的爸爸妈妈平时在家里充当了怎样的角色。

“爸爸平时只顾玩电脑,和我交流比较少,有时会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你要好好学习啊!’妈妈还是比较关心我的,平时吃饭、穿衣都会提醒我。”

我猜测,首先,小宇是一个缺少父亲榜样角色引领的孩子;其次,小宇的家庭中似乎缺乏对于情绪的感知、表达这方面的土壤,所以在性格塑造方面是有欠缺的。

“从小到大,我都是比较内向的,不太善于与别人交流,所以,很少有朋友。平时也希望同学们能多关注我。”小宇终于把所谓“人格障碍”表现的内心想法和盘托出。

“看来刻意引起别人注意的目的就是想多获得一些朋友,但这种方式却让朋友们看不懂,反而越来越受到排斥,而你也就越来越无所适从甚至失落了。”我分析着。 小宇点点头。

尽管小宇家中的四个大人都会围绕着他,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关注到他内心的需求,也没有意识到与他进行情感交流的必要性,更没有教他如何去理解别人的感受和想法。因此,他不善于与人交流,更不善于察言观色,也不会富有同理心地去感受他人的情绪。随着慢慢长大,渴求发展同伴关系成为切实的心理需求。他有此心却无办法,反而让身边人误解为人格障碍。

家人的行为方式可能与长期以来已形成的家庭文化有关,也可能与家庭教育理念与父母的培养意识有关。若想让小宇有所改变,就要说服他的家人一起进行家庭治疗。小宇希望改变从自身开始,希望他父母不要参与进来,我尊重他的想法。

小宇目前最希望能够提高与他人沟通交往的能力。我一边分析着,一边要求他。第一,对他人要有一颗宽容的心。遇事多体谅同学、老师等身边人。第二,在考虑他人感受的情况下,尽可能简单明了地表达自己的观点,防止因误解而导致交往受阻。若对方碰巧有事情可以稍作等待,千万不要认为对方是故意冷落而情绪化。第三,在改善与他人关系的过程中,可以允许自己有一个反复的过程。但是如果自己已经觉得伤害了同学,应该找一个恰当的机会去向对方道歉。如果对方不介意此事,则尽可能注意下不为例;如果对方介意,也不必埋怨,因为自己有错在先,对方会介意也符合情理,自己要有耐心、要学会包容。

我让小宇以一周为单位进行记录,若完成得较好则给自己画五角星,这样可以清晰明了地审视自己一周的表现。而对老师,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私下交流,但大庭广众之下冲动地回应是非常不合时宜的,以后一定要注意克制。

一般来说,七年级的男生,年龄在12岁左右,相对而言还是较为幼稚的,小宇却开始关注自己的心理感受并能做出必要的反思和积极求助,这是长大的标志,应该给予肯定。相信他若有意识地去改进自己与他人的交往,学习稳定自己情绪的方法,懂得换位思考地去理解他人,慢慢地,一定可以成为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聆听手记]

小宇主动要求做心理咨询的行为既让我感到高兴又感觉心酸。高兴的是,他开始关注自身性格的完善,渴望提升自己与他人交往、沟通的能力。心酸的是,第一,像他这样的家庭模式在中国目前比比皆是,看上去以孩子为中心,实际上缺失了让孩子培养同理心的机会,这会妨碍孩子与其他人交往。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人际交往问题会越来越明显。第二,有些并不真正了解心理学的人会误用一些流行的术语,有时候可能并无恶意但会给正值青春期的孩子贴上负面标签。但这种负性术语标签可能就会成为如影随形的消极暗示,成为一些孩子一生的梦魇。所以,家庭成员既要关注孩子的身体健康、学习情况,也要关注他们的心理状态、情绪状态。

(文章源自《读懂初中生——心里特级教师的咨询手记》,杨敏毅,黄莉莉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

上一篇:就想成为第一名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校园

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