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图书馆网

刻在心底的伤痕

来源:腾讯 | 时间: 2017-04-24 22:54:26    

导读:刻在心底的伤痕如何帮助学生摆脱外貌烦恼男生小然,高高的个子,白白净净的脸颊边有一条淡淡的疤痕,看上去文质彬彬,总是独来独往,同学们对他似乎有些“敬而远之”。我带着疑惑悄悄地问他的班主任宋老师。她告诉我,小然的爸爸是一位画家,妈妈在航空公司工作,小然是独生子,家中的“掌中宝”。他擅长绘画、写作,略有些神经质,很爱干净,怕别人笑话自己。刚进中学时和同学的相处比较融洽,但是有一次,一位同学与他发生冲突,

刻在心底的伤痕——如何帮助学生摆脱外貌烦恼

刻在心底的伤痕

男生小然,高高的个子,白白净净的脸颊边有一条淡淡的疤痕,看上去文质彬彬,总是独来独往,同学们对他似乎有些“敬而远之”。

我带着疑惑悄悄地问他的班主任宋老师。她告诉我,小然的爸爸是一位画家,妈妈在航空公司工作,小然是独生子,家中的“掌中宝”。他擅长绘画、写作,略有些神经质,很爱干净,怕别人笑话自己。刚进中学时和同学的相处比较融洽,但是有一次,一位同学与他发生冲突,不慎用美工刀把他的脸划伤了,脸上就留下了那条淡淡的疤痕。

宋老师继续对我说:“小然在他的衣橱门上贴了一张纸,写满了他恨的人的名字。在暴打了划伤他的同学后,还不解气,经常把家里的刀偷偷带到学校,伺机报复。他平时很容易动怒,甚至有些歇斯底里,所以同学都挺怕他,躲得远远的。”

脸被划伤大概是让他的情绪产生转折的重要事件,我心里暗暗推测,他脸上的伤口早已愈合,只留下淡淡的疤痕,但他心中的伤痕远远没有修复。

对于小然,只有让他感受到更多的爱,才能慢慢化解他心中的恨。这要从何处着手呢?我陷入了思考。

想来小然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孩子,贸然地接触只会让他产生抵触情绪。恰巧,这次的心理课正好是给他们班的学生上有关绰号的课,学生对于恶意的诨号都深恶痛绝,对俏皮的昵称都极为喜爱,对发现他人长处的雅号都跃跃欲试,课堂上引发了赠送他人雅号的热潮,很自然地,我问学生们认为有些什么雅号可以送给班里的同学,并要说明原因。大家就七嘴八舌议论开了。同学们都说小然写文章挺不错呢,就送了个“阿文”的雅号。小然的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有些小小的得意。我想,这应该是接触他的好时机了,课后我就真诚地约了他,他也爽快地答应了。

我直接问到他脸上疤痕的事情,他倒是不忌讳,跟我侃侃而谈,在谈的过程中神色发生了变化,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恨意。

“你看,这件事让你如此愤怒,好在你控制得还不错,没有造成其他的继发伤害,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有些意外且有些得意地说:“虽然很恨他,可是我总不能真的把他怎么样吧,那不是把事情变得更糟糕了吗?”

我心里有些窃喜地说:“看来你还是有基本的自制意识,这很好。”

我引导他用健康的方式处理这种恨的情绪,而不是简单压制:“如果你心里觉得恨的时候,怎么办呢?一味地控制好像也不是好办法啊,你想,气球里的气一直积压膨胀,最后会让这个气球爆掉啊!”

他说:“我会在纸上写上我恨的人的名字,然后对着纸骂或戳。”

“这样做蛮解气的,你恨很多人吗?只有一个同学划伤你了呀。”

“其他人会笑我啊。”

“他们会笑你什么呢?”

“笑我脸上的疤难看,笑我记不住东西,笑我活该……”他一下子说出很多话,似乎备受煎熬。

“你是听到的还是看到的?”我想澄清一下事实,还是只是他的感觉。

“有些是听到的……有些是看到的……好像其实也不多。”他突然感觉不像刚才那样激动了。“你是说,很多时候是自己感觉到被人嘲笑了?”我轻轻地问。

他陷入了沉默,许久回应了一句:“大概吧。”

“我给你讲个故事:有个老奶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卖盐,小儿子卖伞。如果遇到阴天下雨,老奶奶就发愁了:‘太糟了!大儿子的盐卖不出去了!’等到晴天出太阳,她又发愁:‘太糟了!小儿子的伞又卖不出去了!’所以,她成天愁眉苦脸,担惊受怕,一直很烦恼。结果,两个儿子也受她影响,心情很糟糕,生意自然做不好。后来,老奶奶遇到个智者,告诉她不如换个心境想问题。下雨时想:‘太好了!小儿子的伞可以卖出去了!’出太阳时就想:‘太好了!大儿子的盐又可以卖出去了!’老奶奶照智者的话去做了。果然,她的心情变了:不论天气怎样,她都很高兴,每天都活得开开心心、乐乐呵呵的。你看,天气还是老样子:雨照下,天照晴,但老奶奶的心情变了,世界就变得大不一样了。”

他听后若有所思,我乘机把情绪ABC理论和他进行了交流。美国心理学家埃利斯创建了情绪ABC理论。他认为,激发事件A只是引发情绪和行为后果C的间接原因,而引起C的直接原因则是个体对激发事件A的认知和评价而产生的信念B。同一情境之下(A),不同的人的理念以及评价与解释不同(B1和B2),会得到不同结果(C1和C2)。因此,事情的根源缘于我们的信念。信念是指人们对事件的想法、解释和评价等。也就是说,人的消极情绪和行为障碍结果(C),不是由于某一激发事件(A)直接引发的,而是由于经受这一事件的个体对它不正确的认知和评价所产生的错误信念(B)所引起的。错误信念也称为非理性信念或不合理信念,每个人都可能有不合理想法的那面,而正是这一面让我们常产生情绪困扰。如果这些不合理的信念长期存在,久而久之就容易引起情绪障碍。

“你能说说最近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情况吗?”我想试着和他一起找找他身上的那个“小坏蛋”。“不合理想法是‘小坏蛋’。”他嘀咕了下,“比如,同学说到帅不帅的时候,我就会想到这个疤痕,觉得他们故意嘲笑我,就会突然很生气。”

“你很介意这个疤痕,觉得它让你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帅了,对吗?”

“嗯,是的。”

“其实,介意它也是正常的,一般到了这个年纪,本来就会很关注自己的形象,看到它总会觉得不舒服,但皮肤修复本身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它会好吗?”“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总有方法去更好地处理它的。不过,如果它还在你脸上,你就不帅了吗?”

“对啊,别人就会对我指指点点。”

“可是,你刚刚说同学只是谈及帅不帅的话题啊!”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从小我就被很多人说‘你长得还是蛮帅气的,怎么学习上不能更漂亮些’,但是我在学习这方面确实不太好,记忆力也不如其他同学,总记不住东西,所以我希望能在形象上无可挑剔。”

“可是却出了这样的状况,你又对自己感到失望了吧?”我问。

很显然,在学习成绩上的不如意令小然缺乏自信,他寄希望于通过好相貌来获得他人的肯定和赞誉,但脸被划伤后留疤的结果让事情变得雪上加霜。因此,对他来说提升自信,消除不合理的想法应是解决之道。

在和宋老师进一步沟通后,她和几位任课老师商量好,适当降低对小然的学习要求,但又不露痕迹,慢慢帮助他取得点滴进步从而提高他的学习兴趣和自信。老师们认真批改他的作业,只要发现优点或小进步,就及时表扬他,经常在班级同学前朗读他的文章,点评文章的优秀之处,并推荐到校报发表,小然因此受到很大鼓舞。

我还鼓励小然看看身边那些真诚的朋友,是否在真心地帮助自己。一周之后,他高兴地告诉我,有一个同学对自己特别友好,平时总和自己一起回家,还与自己一起练习体育课上教的动作,和自己一起讨论题目……他发现生活中真正的好朋友其实根本没有在意他脸上的疤痕。慢慢地,他有了自信,也有了好朋友,恨意在无形中慢慢消散了。

[聆听手记]

因为脸上被同学划伤留下疤痕的伤害事件,小然同学逐渐滋生了一些不合理的信念,如过分概括的消极评价和任意推测糟糕的结果。具体表现在对学业缺乏自信的他,希望有完美的外貌来加以弥补,从而获得自信。这个突发事件,导致了他对自己的评价一落千丈。这种片面的自我否定又令他对同学产生了怨愤、敌意等消极情绪。心理老师在他遭遇人际交往挫败后,给予理解和陪伴,帮助他宣泄负面情绪,引导他审视不合理信念,用合理观念取代并避免情绪失调,让他真实地感受到“生活中真正的好朋友其实根本没有在意他脸上的疤痕”。一个自信的人,一个善待他人的人,并不会因为脸上有无疤痕而被他人疏远和嘲笑。对有心理障碍学生的转变,环境的作用非常重要。在本案例中,我们看到班主任、科任老师及同学们对小然的关心、接纳、包容的作用。这一切都是帮助小然走出情绪阴霾的支持力。

(文章源自《读懂初中生——心里特级教师的咨询手记》,杨敏毅,黄莉莉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

上一篇:脾气暴躁的男生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校园

考研